首 页 公告代邮 传真速递 协会大特写 旋转舞台 江南茶话 大师访谈录 他山之石 365bet 网站
诸家瑜:陈珪“讨”金砖
【发布日期:2014-10-13】【作者: 诸家瑜 】【来源: 苏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】【阅读次数:1506】【字体 】【打印 关闭窗口

关于陆墓金砖铺进紫禁城的传说,民间还有一个版本,涉及到了明初另一位大臣陈珪。永乐四年(1406),朱棣颁诏迁都北京,并于闰七月下令仿照南京皇宫营建北京宫殿——紫禁城,任命年已古稀的泰宁侯陈珪为工程总指挥,“董治其事”,且要求用金砖铺设所有宫殿的地面,并派工部侍郎吴中、刑部侍郎张思恭、设计师蔡信协助营建。

陈珪是泰州人,洪武初从大将军徐达平中原,授龙虎卫百户,改燕山中护卫。建文朝时,从燕王朱棣出塞为前锋,进副千户。之后参与了“靖难之役”,积功至指挥同知,还佐世子居守。累迁都督佥事,封泰宁侯。他接旨后,深感责任重大,于是不顾年老体迈,带着吴中、张思恭、蔡信等一班官员连夜启程北上。

永乐四年(1406)闰七月,气候炎烈,官船离开金陵,一路沿京杭大运河逆流而上。陈珪独自坐在船舱里,无心欣赏运河两岸的美丽风景,耳旁一直回荡着“金砖铺地”的圣旨。“唉!用金砖铺地,这要耗费多少国力啊!”他陷入了深深的苦闷之中,不断地思忖着,“有谁能劝劝皇上从简行事呢?”许久,才想到一个人——国师姚广孝。

姚广孝为朱棣夺得江山立下了不世功勋。朱棣对他十分敬重,封他为“国师”,恢复他的姓,赐名广孝,不直呼其名而尊称为“少师”。朱棣让他蓄发还俗,他不肯;赐给他府邸和两名美艳宫女,他均辞谢,执意回到庆寿寺居住。朱棣见状,知道他对功名利禄不感兴趣,于是便随其所愿了。正因如此,在陈珪心目中,姚广孝素以足智多谋名闻朝廷,又是皇上最倚重的大臣,皇上对他一向言听计从,如果能请他出面劝说皇上,皇上或可以俭为本,收回金砖铺地的成命。

陈珪回到北京的第二天,就起了个大早,餐毕后即乘轿急急赶往庆寿寺。庆寿寺坐落在西长安街,离泰宁侯府邸(今西四北七条胡同)不远。轿夫一溜烟如飞的向南走去,不一会儿即到了庆寿寺。轿子停下,陈珪从里面躬身走出来,拄着拐杖独自走进寺院。

庆寿寺精蓝丈室,是姚广孝起居和会客的地方。丈室前,松树繁茂,树阴密布,景色十分美丽,有流水横贯东西,水上有两座桥,一曰“飞渡桥”,一曰“飞虹桥”,均由金章宗亲笔所书,笔力强健有力,有王者之范。寺内正在扫地的小沙弥见泰宁侯来了,急忙去丈室禀报。正在打坐的姚广孝闻报,忙从蒲团上起身,从室内走出来,站在“飞渡桥”前,双手合十恭迎道:“阿弥陀佛!不知大将军驾到,老衲有失远迎!”

陈珪见状,赶忙抱拳作揖:“国师,打扰打扰,老夫不请自来,恕谅恕谅!”

进入丈室,两人坐定,陈珪即开门见山把皇帝命他负责营建紫禁城、用金砖铺地的旨意一五一十讲给姚广孝听:“国师,您能不能劝劝皇上从简行事,不要用金砖铺地?”

姚广孝深知朱棣的脾气,说一不二,容不得臣下稍有异议。现在听陈珪道明来意,广孝面露难色。用何办法来解决这个“难题”,使之圣命、工程并臻?姚广孝双手合十,闭目深思良久后,方才睁眼说道:“有办法了!”陈珪大喜。急切地等着他往下说,姚广孝款款吐出一句话来:“就选用我家乡的方砖铺地,便可交差。”

陈珪一时不得要领,问道:“贵乡之砖,有何玄妙?”

姚广孝说:“大将军有所不知,我家乡产的乃是金砖。”

陈珪一听,连连摇头,说:“国师开玩笑了,京城有的是金砖,我又何必舍近求远,千里迢迢前去苏州采购呢?”

姚广孝微微一笑道:“我说的金砖,不是你说的金砖,你只管放心去购来使用。”

陈珪说:“国师,你把我绕糊涂了,你别卖关子了,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吧。”

姚广孝说:“我家乡的金砖天下闻名,大将军居然无所耳闻,所以我让你着急一会,以示薄惩。”

陈珪连忙说:“孤陋寡闻,孤陋寡闻,惭愧,惭愧。国师,你让我急,我已急了这半天了,现在你可以明明白白告诉我了吧?”

姚广孝这才把陆墓金砖的相关情况,详详细细给陈珪说了一遍。陈珪听罢,沉吟半晌,说:“国师,你这个主意确实不错,却不知皇上最后能否首肯。为稳妥见起,要不要事先向皇上禀报一声?”

姚广孝说:“不用不用,事先就让皇上获知,这砖十有八九铺不成。大将军,你只管用我家乡的金砖,有事我来担当!”

陈珪得到姚广孝这句话,胆子壮了,辞别姚广孝回府后,就按照姚广孝的话,派人到长洲县采购来大批陆墓烧制的方砖,铺在了所有宫殿的地上。完工后,永乐皇帝北上,在姚广孝等近臣陪同下亲临紫禁城验收。一踏进宫殿,他就发现地上铺的不是金砖,顿时脸孔一板,责问陈珪道:“陈爱卿,朕命你用金砖铺地,为何不遵?”

“启禀陛下,这地上铺的全是金砖啊!”陪伴的姚广孝忙抢先回答。

朱棣转向姚光孝:“这是什么金砖?”

姚广孝说:“陆墓金砖啊。”

朱棣一愣,两眼盯着姚广孝,等待下文。

“陛下只说要铺金砖,并未指定用何金砖,故而臣下向陈大人推荐了家乡的特产‘陆墓金砖’。”姚广孝神态从容,继续解释道,“陛下,采用‘陆墓金砖’,一来不违圣意,二来节省财力。陛下若能体恤民生、尚俭崇德,请允许准用这种金砖。”

朱棣觉得姚广孝的话自有道理,于是转怒为喜,笑道:“少师想得周全,甚合朕意。传旨,以后宫中所需地砖,皆用陆墓金砖。”

从此以后,凡紫金城里铺设的地砖都是采自长洲县的“陆墓金砖”。史料对此有所记载,如明代在苏州主持制砖的工部郎中张向之的《造砖图说》就予以确指:“自明永乐中,始造砖于苏州,责其役于长洲窑户六十三家。砖长二尺二寸,径一尺七寸。其土必取城东北陆墓所产。”

?
版权所有:苏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技术支持:苏州普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